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9章 问制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国朝将帅虽多,可要论最善战的,方字旗绝对是排在最顶尖的,墨白实在是不愿见抗蛮的大幕还未完全拉开,方字旗就先折了。

    能够说服方有群,墨白也算是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事,具体如何出兵,如何打仗,方有群才是专业的,墨白就必要画蛇添足,过多插手了。

    方有群走后,墨白重新戴上黏上假须,戴上斗笠,又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杜鹃身边。

    杜鹃依然还在城墙上,身边跟着一名将军模样的人,两人正在谈着什么。

    杜鹃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回来的墨白,朝他望了一眼,见墨白点了点头,便朝那将军点头道:“将军放心,我必如实将情况汇报给明王殿下。”

    那将军闻言,立刻拱手,满是感激道:“那便有劳阁下了。”

    “吴将军不必客气。在下还有事,便先告辞了。”杜鹃还礼道。

    “我送你!”

    “将军留步……”

    那吴将军还是坚持将杜鹃送下了城头,神态话语间,明显不敢有丝毫慢待杜鹃。

    下了城头之后,那吴将军还准备安排兵士护送,杜鹃自是婉拒了。

    回去的路上,与来时一样,虽然到处都是注视的目光,但并未出什么乱子。

    “之前你来信称军中视你如瘟神,唯恐避之不及,可今日所见,那吴将军对你的态度,可很是不错啊。”

    入了正厅,两人就坐,墨白端着茶杯,笑言道。

    “殿下说笑了。”杜鹃苦笑道:“殿下是不知道,之前在苏北时,我可没少主动登这吴将军的门,十次有九次都是见不到人的。如今方帅出了事,又是殿下主审,吴将军恐怕是担心我会因之前受到的冷遇心怀怨恨,在殿下面前进谗言,所以才如此小心翼翼。”

    墨白方才也只是开玩笑,他自然早猜到了军中对杜鹃态度转变的原因,闻言道:“看来方有群在军中的威望的确很深,如今已是戴罪之身,手下人不但没有生出异心,还想方设法的为他奔走。”

    “也不是全然如此,方帅退守西江之后,军中多少还是有所波动的,不过总体来说,确实还算稳定。”杜鹃点点头,说到这里,她看了墨白一眼,道:“说起来,这还得感谢先帝。”

    “感谢先帝?”墨白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殿下可知,方字旗下的大部分实权将领,几乎都是跟着方帅一路南征北战几十年的老部下。所以这次方帅出事,非嫡系人马就算有异心,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这才让军中上下始终没出什么大乱子。”

    说到这里,杜鹃感慨道:“若非是先帝对方帅极为信任,在方字旗多下几颗钉子的话,恐怕现在军中早就闹翻了天。”

    墨白听完,脑海中不自禁的又浮现定武帝的身影,心中一时不免有些复杂。

    时至今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准确的去定义定武帝。

    这位至尊,严格说起来,并不是一位昏君。

    他有雄心壮志,又满腹谋略心思,可到头来的结果,却是山河破碎,民不聊生。

    最可悲的是,定武帝这一生,就从未成过事,是的,从始至终,他一件事都没做成过。

    他想收服道门、几十年的隐忍下来,却让道门越发猖狂,猖狂到连他的皇子都敢杀。

    他想打掉军阀,几十年的谋略下来,最终不但没能摆平东北西南,反而还又多了一个南粤。

    他想驱走旗蛮,结果旗蛮没赶走,还大军入镜了……

    国事,一事无成。

    到了家事,算了……

    对定武帝来说,提家事,似乎就更窝火了。

    可你要说定武帝这一生,就完全没有可取之处,那似乎也不对。

    定武帝在识人用人方面,似乎又没有太大问题。

    看看他曾重用过的张邦立、仓明、青玉两位真人,以及现如今的方有群。

    这些人不但不是奸臣,反而还都是既有能力,也有忠心的忠臣。

    就算是墨白也不得不承认,定武身后,国朝这烂摊子,若非是还有着这些人强撑,就光靠他墨白,怕是早就崩了。

    “唉!”脑海中思绪翻滚,墨白也只能报以一声轻叹,一切俱往矣。

    思绪重新回到眼前,墨白沉吟片刻,缓缓出声:“其实方字旗下之所以如此,除了先帝对方有群的信任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旗蛮入侵前,先帝正重用方有群去打林华耀,数年战事还未结束,旗蛮便入境了,当时方有群是直接转移战场的。旗蛮来势汹汹,先帝这时候自然不能给方有群掣肘,这才让方字旗下成了一言堂。”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