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一章鸟语花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和秦妍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段时间,风无忌直接是一顺溜打的去了老笔斋。

    如今,这老笔斋是风无忌事业的全部。毕竟,钟筱雨已走,那个承诺,超越江华集团总资产的豪言,像是一个魔咒一样在他的耳旁回荡。

    为了那娇蛮可爱的未婚妻钟筱雨,为了找男子汉的尊严。风无忌必须得把心神放在这老笔斋上,全心全意的赚点钱增加底气。

    不过,让风无忌微微有些郁闷的是,这老笔斋开了一上午,竟然没有一笔交易。看着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风无忌第一次尝试到了一种颓败感。

    吃罢了午饭,风无忌坐定在那狭小的老笔斋里。在一张上好的宣纸上,用扬州的笔毫,静下心来写起字来

    毕竟,昨晚这老店铺卖了几幅字。风无忌手头存下来的字不多了,要是再来这样几下,风无忌估计店子得关门准备存货了。

    做生意么,不管是做什么,存货都是相当重要。不然当供不应求的时候,这一家店子就会捉襟见肘。

    再加上风无忌这一上午没有成功一个单子,他心情的确不是很好。需要写上几笔,来宣泄一下自己压抑在心底的积恨。

    李奇几个人,在店门口溜达。时而回来看看店子里挂着的那几幅字,心情微微有些压抑了起来。不管是谁,看到自己门前生意清淡,恐怕都是不会高兴起来。

    冬日的暖阳,一点一点透进这一家老笔斋里。

    那宣纸的味道,还有那笔毫的清香,一点一点在店子里升腾交杂在一起。并且,那角落处的檀香袅袅升起,给这一座老笔斋增添了一份独特的意蕴。

    风无忌坐在案几前,这会儿双眉微微展开。背脊骨挺直,双目精光闪烁,把那宣纸铺张展开,开始挥毫肆意了起来。

    一时,这风无忌沉浸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意境之中。虽然,门外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但是,热闹是他们的,风无忌什么都没有。他只有那一副檀木案几,以及那扬州的笔毫,宣州的芽纸,以及一盘袅袅生烟的檀香。

    忽然,这安静的老笔斋门口,徐徐的走进两个人。皮鞋扣在那木质地板上,发出嗡嗡嗡清脆的声响,很是好听。打破了这老笔斋里,沉静的气氛。

    走在前面的是头发微白的一个老年人,虽然那眼角的皱纹已经重重叠叠。但是,这走起路来,依旧是动如风。腰板挺得笔直,双目炯炯有神。那皮鞋扣在地面上,发出嗡嗡的声响,可以看出这个人走路,很有力度。

    跟随在这个老年人身后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不过看起来却反而是有些老态龙钟。虽然,走起路来,佝偻着身子,那哒哒哒的声音拖得格外严重。仿佛,连走路都是相当的吃力。但是,还是可以看出他那一张脸很是平整,没有一点儿皱纹。

    这辆人自然是老爷子宋旭和他的警卫队队长黄鸣,此时这两人终于是决定正式见一见风无忌。踏过门前那冬日暖阳投下来细碎的光影,一路径直走入了这风无忌的老笔斋。

    对于那坐在案几前,挥毫肆意的风无忌。这老爷子宋旭和黄鸣,进来之后压根都是看都没有看上一眼。他们两人,仿佛像是一个进来买字的客人一样。

    默默无言,像是深怕打扰了风无忌似的。站在老笔斋里,慢慢的看起了那些墙壁上悬挂着山水画。看完了墙壁上那几幅山水画之后,这二人又是看起了店子里风无忌写下的那些字。

    宋旭和黄鸣像是两个书法爱好者,看着风无忌那一幅幅装裱好的字。都是双双的眼睛亮了许多,站在每一副字面前都是驻足良久。

    像是风无忌的粉丝一般,脸上涌现出一丝狂热之色。

    “好字,好字。”这老爷子宋旭看了几幅字之后,越加的赞赏了起来,开口连连的道。

    黄鸣这会跟随在老爷子宋旭的身后,同样是开口附和道:“的确是好字,绝对可以当做艺术品一样收藏。每一笔一画,都像是金钩刻于泥土之上,豪范毕现。”

    “嗯,好多年,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好字了。”老爷子宋旭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涌现出一丝异彩。这一次不远千里来江海解决问题,不管事情解决的怎么样。现在,看到这样一幅好字,都是让他眼前一喜,不虚此行。

    当见识到这一幅幅绝佳的好字,这宋旭和黄鸣脸上再没有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双双不由自主靠近风无忌的身旁,脸色肃然。

    风无忌丝毫没有收到这进来的宋旭和黄鸣的影响,依旧是自顾自在那宣州的芽纸之上,静静的写着字。看起来,风无忌似乎很随意的样子。

    但是,老爷子宋旭和黄鸣却看到他那执笔的手腕,雄浑苍劲。每一笔一划,都是相当的用力。甚至,他们二人都发现风无忌的额头之上沁出了一层冷汗。

    宣州的芽纸之上,马上挥毫而成两句大气磅薄的话: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短短十四个字,但是风无忌足足用了半个钟头,才是收笔而成。这一行十四个字,是风无忌迄今为止写的最为用心的一行字,甚至风无忌的提笔挥毫的那一瞬,都是不由自主把体内的九龙真气灌输到了字里行间。

    每一笔一划,都仿佛要跃纸而出。

    放眼看去,笔走龙蛇,铁划银钩。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一笔而下,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其色,其形,其浓淡枯湿,其断连辗转,粗细藏露皆变数无穷,气象万千,朴实无华而兼纳乾坤。

    宋家老爷子宋旭和那黄鸣,一时驻足在这一副刚刚挥毫而成的字前。双双都是彻底的沉浸在这一副字里,回不过神来。盯着案几上那一副字越久,他们二人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耳膜响起一阵龙吟的嗡嗡之声。

    像是大河河水绝提而下,那字里透出来的那一股磅薄大气的气息,让这两个场面手握重权的大人物,都是失了神。

    风无忌把那扬州的笔毫,收起放好。然后,转过头,冲着这围拢在自己身旁的宋旭和黄鸣问道:“二位,可是要买字?”

    风无忌可不知道这两人的底细,毕竟进门都是客人。做生意之人,对待客人必须得恭敬有理。

    “对,买字。”这宋旭点了点头,看着风无忌刚刚挥毫而成的这一幅字,开口道:“我就要你刚刚写的这幅字,多少钱?”

    风无忌看着那老爷子宋旭期望的眼神,却是摇了摇头,开口笑道:“不好意思,这一副字不卖。”

    “不卖?”这老爷子宋旭一阵失望,追问道:“既然你打开门做生意,为什么不卖?”

    “刚刚写的这一幅字,我自己看着觉得欢喜。想留着自己偶尔看看,二位要买字,可以重新挑选一副。”风无忌依旧是满脸春风,开口不紧不慢的拒绝了下来。

    “那真是太遗憾了。”这老爷子宋旭这会看着风无忌案几上的那一副字,开口喃喃的道:“这店子里,我最为中意的还是你刚刚写的这一副字。奈何你不卖?要不,我把价钱提好点,你考虑一下如何?”

    这宋旭和黄鸣进店子,本来是想正面会一会风无忌。开始的时候,这二人只想知己知彼,从这个少年的字里行间,捕捉到一点儿端倪出来。却是不料,最终却是把自己跌了进去,爱上了风无忌刚刚挥毫而成的那一副大气磅薄的字。

    所以,这老爷子想先不动声色,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一幅字买了再说。

    “价钱提高一点儿?”对于这么坚持的客人,风无忌嘴角之上涌现出一丝戏谑的笑容。看着那一脸期待的黄鸣,开口徐徐道来:“这样,倒是未尝不可。要是价钱足够让我动心,那么我便卖给你得了。”

    “这样,敢情最好。”这老爷子宋旭一看到有希望,马上抬起了自己的头,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开口很是豪迈的保证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买不起的东西太少太少。小伙子,你尽管开价,甚至可以漫天要价。”

    站在老爷子身旁的黄鸣,这会儿脸带笑意,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跟随在老爷子宋旭身旁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老爷子宋旭像这样为一件东西如此上心。

    “行,爽快人。”风无忌微微一笑,伸出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头。

    既然这买主如此坚定,那么风无忌不好再坚持什么。马上,开始了谈价钱的阶段。

    “十万?”老爷子宋旭一愣,看着这风无忌问道。

    风无忌眯着眼睛,听到这老爷子报出了一个十万,禁不住莞尔一笑道:“友情提醒一下,我这老笔斋里。任何一幅字,都是三百万起价。”

    三百万,老爷子宋旭估量了一下,向着身旁的黄鸣看了一眼,笑了笑。他越发的对面前这年轻人风无忌有了几分兴趣,这样几幅字都要三百万起价开卖。

    难怪,这店铺自己进来的时候,空无一人,门庭冷落。

    这个价格,老爷子宋旭还是可以承担的。他看了看案几上那一副墨迹未干的字,终于咬了咬牙,下了狠心,开口道:“一千万,那么便一千万,我买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