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5.第8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p;   程恪没见过张大齐,不过这人走过来的时候,他一眼就确定了这个就是张大齐。

    同时又想起了就是他的人,在江予夺最无助最慌乱的时候,把江予夺堵在了这个酒吧的后面……

    “老三呢,”张大齐带着两个人,过来之后皱着眉,也没有坐,语气不太客气,“我约的老三,不是你们。”

    “这个是我们恪哥,”陈庆说,“跟他说一样。”

    “老三不来免谈。”张大齐冷着脸转身就要走。

    “我不来,老三跟你谈完了也是放屁。”程恪靠在沙发里说了一句。

    张大齐转过脸冷笑了一声:“我认识你,你跟老三混了一阵儿了,怎么,夺权了?牛逼,不过夺权了那也得我认啊,我就认老三。”

    “我姓程,”程恪看着他,“程恪。”

    张大齐一脸“我他妈管你是谁”的表情。

    “你这儿是租的吧,”程恪拿过杯子喝了口橙汁,“你回去问问,这条街姓什么。”

    张大齐转过了身,虽然依旧是一脸不爽,但冷笑收了起来:“什么意思?”

    “你要开你的酒吧没人管你,”程恪说,“也没人收你保护费,你不没完没了,也不会有谁吃饱了撑的找你麻烦。”

    张大齐身后站着的一个人打了个电话凑过来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张大齐眯缝了一下眼睛,看着程恪。

    “这事儿到这儿就算过了,都消消停停大家都好说,”程恪站了起来,“这酒吧不想干了也就一句话的事儿,张老板想试试也行。”

    说完他把手里的杯子往地上一扔:“走。”

    “走!”陈庆一挥手。

    程恪往前走了两步,跟张大齐面对面站着,沉默了几秒之后,张大齐往旁边让了让。

    程恪踢开了滚到脚边的杯子,从他身边走出了卡座。

    走出酒吧大门之后,几个人都沉默着,跟在程恪身后,也没有散的意思。

    程恪正想说话,听到了大斌带着笑的声音:“操。”

    接着是另一个小兄弟的声音:“过瘾,操。”

    “文明点儿。”程恪笑了笑,从兜里摸了烟出来。

    “恪哥,”陈庆拿出打火机帮他点了烟,“你行啊!装逼装得比三哥还地道啊?”

    “不是一个风格。”大斌在旁边说。

    “今天这要是三哥……”陈庆说到一半眼神突然暗了一下去,没再继续往后说,只是压低声音换了个话题,“不过这管用吗?这条街是你爸的没错,人家一问就知道你他妈都被扫地出门了……”

    “两回事,”程恪说,“我就是被赶到月球上去了,真低头跟我爸打个星际电话,这事儿也能办了。”

    陈庆笑了起来:“爽!”

    “爽!”几个人跟着喊了一声。

    “我要回去了,我明天还得忙一天。”程恪说。

    “行,”陈庆点点头,“我跟他们吃点儿东西去。”

    程恪转身要走的时候,陈庆又两步跟了过来:“积家。”

    “嗯?”程恪看着他。

    “有……什么消息吗?”陈庆问。

    “还没有。”程恪说。

    陈庆没说话,失望写了满满一脸,看上去有些难受。

    “有消息我保证第一时间通知你,”程恪说,想想加了一句,“你要有消息也要告诉我。”

    “嗯。”陈庆点头。

    程恪拍了拍他的肩,转身走了。

    江予夺逃跑的第一天。想干他。

    程恪坐在吧台后头,听着米粒儿给他说今天要来面试的几个人的情况。

    “弹钢琴的俩都是学生,我不太会听,这个得你听听判断,”米粒儿说,“约的都是十点。”

    “嗯。”程恪点点头,“我也就装假听得明白。”

    他跟米粒儿不算太熟,但米粒儿自来熟,话挺多的,不需要他费神出声。

    “服务员什么的你就不用管了,我来挑就行,我拥有多年服务员从业经验,”米粒儿笑着说,“资深主题餐厅服务员。”

    程恪点头:“好。”

    “沙画表演的三个,”米粒儿说,“约的下午,这个就必须得你了。”

    “嗯,”程恪看了她一眼,“安排得这么紧凑。”

    “赶紧弄完了还能看看工作情况,不行可以马上换人。”米粒儿说。

    “谢谢了,”程恪说,“没你在的话,我还真有点儿没有头绪。”

    “没事儿,我刚辞了职想休息一阵儿,每天也没什么事,”米粒儿说,“不过换了别的店,我可不白干。”

    程恪抬眼看着她:“白干?”

    “嗯,许哥问我要不要过来做,我说现在不想上班,不过可以免费帮忙,”米粒儿笑着说,“我可是你头号粉丝。”

    程恪扯着嘴角笑了笑,没说话。

    “我以为老三会跟你一块儿过来呢,”米粒儿往门外看了看,“他不总过来帮忙的吗?开业那天我还看见了他了呢。”

    程恪心里抽着疼了一下:“出去旅游了。”

    “哇,羡慕。”米粒儿说。

    门被敲响。

    坐在窗边的江予夺沉着声音问了一句:“谁。”

    “小伙子,我给你送晚饭过来了,”老板娘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还是给你放在门口桌上吧?”

    江予夺没说话,起身走到门边,把门打开了一条缝,用脚顶着往外看了看。

    只有老板娘一个人在门外。

    看到他开门,老板娘笑了笑:“赶紧吃吧,一会儿凉了。”

    “嗯。”江予夺打开了门,接过了老板娘递过来的托盘,上面有两盘炒菜,一小碗汤,门外的小桌上还有一大碗饭。

    “我帮你拿进去。”老板娘拿起了那碗饭。

    江予夺犹豫了几秒,拿着托盘转身往屋里的桌子旁边走过去。

    没事的,不会有事的,已经三天了,没有危险。

    没有危险。

    “你这也不出门,”老板娘叹了口气,跟过来把饭放到了桌上,“不知道你碰上什么事儿了,年轻人,还是打起精神来,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江予夺没有说话。

    “明天早上我还是八点帮你送早点过来啊。”老板娘说。

    江予夺点了点头。

    看着老板娘出门再把门关上之后,他才在桌子旁边坐下了。

    老板娘应该是个好人,江予夺在这个又小又破的旅舍里住了三天,给她交了伙食费,她每天都会按时把一日三餐送到门口。

    每天都会跟他说几句话。

    江予夺并不想跟老板娘说话,但他并不会阻止老板娘说话。

    他知道,老板娘的声音,是他生活里唯一真实的响动。

    除此之外,他听到的最后的声音,是程恪轻轻的呼吸声。

    真实的,温柔的,让他听着会感觉到暖意的呼吸声。

    他扯了扯身上程恪的外套。

    有点儿热了,这里一直在下雨,但气温对于这件外套来说,还是有些太高了,不过他一直穿着,睡觉都没有脱下来。

    吃饭之前他又起身到窗外往外看了看,只要雨天不结束,他们就会一直在那里……

    你可以试着给他们一个期限,告诉自己,他们会在某一个时间离开,几点几分,天亮时,天黑时,都可以。

    江予夺盯着外面树下的身影。

    雨天结束的时候,他们就会离开。

    江予夺没有试过这样的方法,他知道自己拒绝了各种尝试。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摆脱他们,也是他第一次,急切地想要摆脱他们。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